[顾南西]的全部小说

申博手机版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这世上最悲催的是什么?    其一,人在天堂,钱在银行。其二,夜成了四季干扁豆。    十一就是这样悲催的人,代号79811特务,还没来得及吃遍山珍海味,玩遍美男正太,就永别了可爱的二十一世纪,一朝变成容家傻女九小姐。    从此,卿本妖娆,天天祸水。    不过老天怜她,给了她几朵极是灿烂的桃花。    战神一朵,魔君一朵,夏王一朵,…一朵比一朵妖娆魅惑啊,不过任它桃花三千朵,容祸害只采那一朵。    容家九小姐容浅念的那朵桃花啊,听说帝王星现,命定君主;听说雪域霸主,江湖神话;听说一身白衣,胜似谪仙;听说额间朱砂,不良于行…    每次听说,容家浅念九小姐就躲在被窝里笑得贼兮兮,抱着自家美男相公:“这是我相公,厉害吧。”    这话说,右相容家这生的几个女儿是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,一个比一个能歌善舞。    七小姐,一曲惊鸿绝世舞,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    八小姐,翩跹素手,...
囚宠之姐夫有毒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本文身心干净,一对一,先虐,泪流满面,后宠,无法无天。 左城的世界里有这样一组假设: 若江夏初生,他生; 若江夏初肇事,他顶替; 若江夏初杀人,他越货; 若江夏初不爱他,他爱她; 若江夏初恨他,他还是爱她; 若江夏初死,他毁了全世界,陪她长眠。 左城的城里,只住了一个夏初,那是他的生命,他的一辈子。 他们是怎么形容左城的呢?心狠手辣,杀人如麻,翻云覆雨,蛊惑人心,神秘莫测,富可敌国…… 江夏初只说:他狠,对自己狠,对她亦狠,他绑了她的身体还不够,还要她的心。一纸婚书,他不再是她的姐夫,而是她的夫。 第一话*** 初见,她怯怯地唤他:“姐夫。” 冷冷回了一句:“左城,我的名字。”末了还补一句,更冷:“不要再忘了。” 半年后,他拥着她说:“夏初,我爱你。” 她冷若冰霜...
暗黑系暖婚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笙笙,笙笙……他总是这样唤她,温柔而缱绻。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,一身明华,公子如玉,矜贵优雅,呵,那是那些‘别人’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,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。他有个温柔的名字,叫时瑾。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,在她公寓的电梯里。“你的手真好看。”她由衷地赞叹,眼睛移不开,“我能……摸摸吗?”他诧异。她解释:“抱歉,我有轻度恋手癖。”他迟疑了比较久:“抱歉,我有轻度洁癖。”顿了一下,很认真,“只摸一下可以吗?”摇滚巨星姜九笙,是个恋手癖,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,凑巧,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。后来,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,他背着身,拿着手术刀,满手的血,满地的血,一地残肢断臂,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,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。她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他说:“尸解。”她后退了一步,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,将她的衣服撕碎,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。他说:笙笙,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,我希望死在你身上。他说:笙笙,医不自医,我是病人,血能让我兴奋,让我杀戮,而你,能让我嗜血,是我杀戮的根源。他说:笙笙,救救我,你不拉住我的手,杀了所有拽走你的人之后,我就要杀了我自己。她拉住了他的手,说:时瑾,地上有血,会脏了我的鞋,我要你抱着我走。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陪他堕入地狱。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为她放下屠刀。备注:本文治愈暖宠风,1v1双处,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,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‘温润如玉’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……滚浴缸的荡漾故事。
爷是病娇,得宠着!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父亲总是说,徐纺,你怎么不去死呢。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,不会饿不会痛,还不会说话。 萧轶博士却常说:徐纺,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。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,奔跑、弹跳、臂力是三十三倍,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。 周边的人总是说:徐纺啊,她就是个怪物。她是双栖生物,能上天,能下水,咬合力不亚于老虎,体温只有二十度,生气时瞳孔会变红。 只有江织说:阿纺,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,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?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? 江织是谁?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,三步一喘,五步一咳,往那一躺,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。 都说,见过江织,世上再无美人。 周徐纺只说:他是我的江美人。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,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:“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?会健康吗?” 江织缠着她亲:“什么样的都无所谓。” “我会不会生一颗蛋?”毕竟,她和鱼一样,能在水里呼吸,跟猴一样,能一蹿十米高,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:“我江织的种,就算是颗蛋,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,阿纺,你尽管生,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,绫罗绸缎地孵着,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。” PS:互宠甜文,双洁。
他从地狱里来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有严重的共情障碍、轻微的述情障碍,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,与反社会只差了一条道德线。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。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,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,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。这些人都说,戎黎是个恶魔。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,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,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,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。他说:“杳杳,如果你喜欢,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,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。”他说:“杳杳,别逃,你不管管我,我会下地狱的。”他抓着她的手,按在胸口:“我这里面是黑的,已经烂透了,你还要不要?”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,不会说情话,就写了一封信,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就这样,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锈的荷包,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。
申博手机版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父亲总是说,徐纺,你怎么不去死呢。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,不会饿不会痛,还不会说话。 萧轶博士却常说:徐纺,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。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,奔跑、弹跳、臂力是三十三倍,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。 周边的人总是说:徐纺啊,她就是个怪物。她是双栖生物,能上天,能下水,咬合力不亚于老虎,体温只有二十度,生气时瞳孔会变红。 只有江织说:阿纺,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,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?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? 江织是谁?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,三步一喘,五步一咳,往那一躺,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。 都说,见过江织,世上再无美人。 周徐纺只说:他是我的江美人。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,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:“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?会健康吗?” 江织缠着她亲:“什么样的都无所谓。” “我会不会生一颗蛋?”毕竟,她和鱼一样,能在水里呼吸,跟猴一样,能一蹿十米高,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:“我江织的种,就算是颗蛋,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,阿纺,你尽管生,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,绫罗绸缎地孵着,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。” PS:互宠甜文,双洁。
网站地图 星级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申博娱乐 澳门星际赌场
太阳城亚洲开户 www.sb1088.com 菲律宾申博娱乐现金网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登入
真钱百家乐 幸运大转盘 申博138 申博电子游戏
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太阳城 澳门新葡京赌场 澳门百家乐
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直营现金网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